百分之九十的教練是自我指導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如果沒有坑,櫻桃樹就無法生長。核果樹能成長是因為它使用坑來作為煽動,這坑是一個前進的基礎。 我們大多數人與教練打交道的方式也是如此。那個籃球教練在場邊大喊大叫,但是在場的球員無法聽到他說的話。這沒關係,因為這種轉變是發生在球員的心裡面。 就像一位好老闆或者像altMBA的教練,這道理是一樣的。您所做的這些準備,像為即將開始的會議,像在考慮您的選擇時,以及像您對自己的行為負責的知識 – 所有這些最終都會編織到您的未來中。 自己當教練也是完全可能的。你一點一滴的去制定內藏的習慣和標準,幫助你向前推進。但是當你發現自己在獨自處於一個工作空間,或者與良好的領導相隔離,或者在考量下一步該是什麼時,它可能是一個信號,那個信號暗示著你在尋找那另外白分之十的核心,那核心是一個你可以建立然後內化的種子。 遲早,所有的動機都是自我激勵。這種挑戰和機遇是在於尋找如何拿那些外來的力量來轉換成為我們自己內心的功力。

你是否有行銷人員在領導IT部門?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因為你的IT團隊正在與您的客戶進行互動的交流。他們有時會稱他們為用戶。或者有時會忽略他們。 例如,一個當地銀行決定在其雙因素身份驗證系統中添加第七和第八位數字,他們想像會使其用戶更加安全。我確信他們沒有考慮成千上萬的客戶,每一天花在使用數百萬次的時間。要人腦去一次記住43948394與記住439234是非常的不同。或者從另一網站上考慮這個說明: “請記得檢查我們的網站,以了解您的應用程序狀態更新。您可以安排面試預約(如果需要的話)這通知只會在此網站上公佈。“ 要多久檢查一次?要多頻繁? 雖然放棄發送某種電子郵件或文本提醒,可能對他們自已更方便。但對於客戶來說,這絕對是一個充滿焦慮的時刻,付費客戶要么會忘記,要么根本不看到這個,或者錯過預約時間… 行銷以前曾經只是做廣告。 現在,行銷就是你所做的一切。而你所做的要么會增加了正面的體驗,要么減少了它。 如果您的公司今天是靠科技來求生存,那麼您的科技團隊的行銷人員在哪裡?

去讀你寫的備忘錄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這個突然但重要的備忘錄有一條艱難的道路,那就是它可能會被他人忽略。 這基本的問題是: 第一,沒有人時時刻刻在等著你的消息 第二,你需要清楚地說明它是給誰,它講的是什麼,以及你希望人們需要做什麼動作 第三,你必須有膽量去刪除一切不屬於(第二)的細節 要記住的是: 用不同的格式。你最後一次仔仔細細聽飛機上運用安全帶的聲明是什麼時候?我們會忽略它因為我們已經接受過忽視它的訓練。當你出現在某一個地方,如果我們已經被訓練過去忽略同樣的格式,我們也會忽略你。 表達故事。如果你在尋求參與,那就說說關於我,關於你,關於昨天,今天和明天。如果你能用第一句話來吸引我,你還需要在第二句時讓我感到我需繼續讀下去。 給故事一個結構,幫我比較一下,創造緊迫感,根據我,我的狀態,我的需求。 不要一次太多消息。你想說幾件事?(提示:兩個可能已經太多了)。讓我掃描而不是研究。 最終包括一個號召性的用語,在此時此刻。

All Rights Reserved

In his podcast, Akimbo, Seth Godin teachesus how to adopt a posture of possibility, change the culture, and choose to makea difference. Here are my takeaways from the episode. There are cultures around the world where private property is a strange concept. In those cultures, the property belongs to the community in large. Over time, various […]

如果你所做的不起作用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也許是換個方法的時候。 不是一個新工作,也不是一個新地方,但也許是一個不同的思维。 一個關於可能性和充分性的思维。一個關於聯繫和信任的思维。一個關於為了誰和與誰的思维,而不是針對誰或是從誰的身上獲利的思维。 引導你自己走向關於你周圍世界的新思维,會是你將要做的最困難的事情之一。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當前的思维是零零碎碎的,是生動的,也是艱苦奮鬥的教訓的結果。 但如果那個思维沒有能讓你到達你需要去的目標,那麼它的用途是什麼? 我們可以每天告訴自己,我們目前的思维是完全真實,準確,和有用的,也是世界上最好的代表。 這也許有這個可能,但希望很小。 如果我們去搜索另一個有用的思维會如何呢?這個新的思维也許可以幫助我們實現我們在世界上想做的改變,並且會做得很好。 如果我們不能一個人獨自去引導一個新的思维,那去找其他人來合作去實踐這新的思维。這也是很值得的。

問題是他們的人數永遠比你多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你可以用你的一生去證明他人是錯的,但是那沒有什麼意義,這是一場打不贏的仗。 更有效的方法是去建立聯繫,去形成聯盟,以及在與你交往的人中出現最好的工作。 因為你不可能知道做為他人的感覺是如何,但其他人也不知道做你自已的感覺是怎樣。 這就是另一個原因為什麼我們該努力的去尋找他人好的一面。

解藥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一種能自我糾正的哲學是值得選擇的。 垃圾科學的解藥是更多的科學,也更好的科學。科學是一個自我糾正的過程,透明度導致成改善。 糟糕工程的解藥是更具工程性。今天所建的發動機與橋樑會比一百年前所建的來運行得更好。 然而,盲目服從和未經審查法令的解藥  並不是更加的服從。因為它不能自我糾正。而且它反而會變得更糟。

做出更好的承諾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我們會花了很多時間來保持承諾,擔心承諾,削減承諾,但是我們很少投入精力去創造更好的承諾。 做的更慷慨。 做的更即時。 做的更人性化。 您的品牌是一種承諾,您的工作正在實現那個承諾。 所以你最近有什麼承諾給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