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藥

(從我的一個喜歡與尊敬的作家,賽斯 高汀

一種能自我糾正的哲學是值得選擇的。

垃圾科學的解藥是更多的科學,也更好的科學。科學是一個自我糾正的過程,透明度導致成改善。

糟糕工程的解藥是更具工程性。今天所建的發動機與橋樑會比一百年前所建的來運行得更好。

然而,盲目服從和未經審查法令的解藥  並不是更加的服從。因為它不能自我糾正。而且它反而會變得更糟。